主页 > P吃生活 >桦汉挟鸿海之力,抢当工业电脑老大 >

桦汉挟鸿海之力,抢当工业电脑老大

2020-07-18


桦汉挟鸿海之力,抢当工业电脑老大

鸿海集团旗下的桦汉今年来已宣布 3 次跨国购併,并扬言 3 年内超越研华成为工业电脑霸主。桦汉如何在 5 年内营收成长 8 倍?未来又将如何超越工业电脑龙头的研华?

鸿海集团旗下桦汉公司日前宣布,将斥资 1.52 亿欧元(约新台币 54 亿元)入股德国上市公司 S&T,取得 29.4% 股权成为最大股东。由于 S&T 也同时宣布入股德国工控大厂控创(Kontron)的 29% 股权,等于桦汉间接入股控创,形成一个三方结盟的新工业电脑集团。桦汉总经理朱复铨更放话,要挑战全球工业电脑龙头研华,最快 3 年内就要成为市场霸主。

比较研华与桦汉去年的营收规模,研华达 380 亿元,桦汉在 110 亿元,以研华目前每年都还以两位数成长计算,若桦汉要在 3 年内超越研华,恐怕每年都需要倍数成长,除非透过快速的购併,否则很难达成。很明显的,跨国收购已是桦汉未来称霸市场的主轴策略。

郭董关爱  灌注鸿海模式

回顾桦汉的发展过程,可以回溯到 2011 年一个业界流传的小故事。当年,有一天郭台铭与好友、前高盛证券合伙人宋学仁聊天时抱怨,「为何鸿海每年 EPS(每股税后纯益)都可达 7、8 元,但股价却长期停在 70、80 元附近?鸿海本益比只有 10 倍,你们投资界到底在想什幺?」郭台铭还顺便问了宋学仁,「你最近在关心什幺产业?什幺公司?」

当时,宋学仁回答说,「我在注意一家老牌的工业电脑公司,叫做研华。」没想到,郭台铭竟然没听过研华,还问了身边幕僚,「研华是什幺公司?」结果,幕僚向他解释了一番,还提醒他,「总裁,其实我们集团内也有一家公司叫桦汉,也是做工业电脑的。」

一名国内工业电脑公司高阶主管说,郭台铭没听过研华,其实应该很合理,「鸿海是一年做 3、4 兆元生意的大集团,研华当时年营收不过 200 亿元,这种小生意,鸿海两天就做完了,郭董会看不上,根本不足为奇。」

但是,经过老友宋学仁的提醒,郭台铭从此以后开始关注工业电脑的发展,加上全球又掀起工业 4.0 的风潮,老郭对这家只是集团内孙公司的桦汉关爱有加,包括责成鸿海副总裁锺依文全力发展,要他到处拜访同业,一方面探寻工业 4.0 机会,另外也进行多方挖角,希望赶快奠定鸿海在工业电脑的基础。此外,原任鸿海资深协理的朱复铨衔命担纲桦汉总经理,全力做大桦汉的营收规模。

在鸿海发展工业电脑的初期,锺依文看过的国内外公司不下 30 家,有一度锁定几家国内同业,例如曾经想收购新汉,郭台铭还曾亲自去新汉看了半天,但最后新汉董事长林茂昌坚持不卖,鸿海只好打退堂鼓。

在探寻收购的过程中,桦汉的扩展脚步完全没有停下来,5 年来,桦汉从 2011 年营收只有 14 亿元,5 年大增 8 倍至去年的 110 亿元,把许多老牌工业电脑厂完全抛在后头,更成为规模仅次于研华的第  2 大厂。

归纳桦汉的发展策略与成长路径,有很明显的三大特色。一是找到被超级大厂与小型利基厂忽略的市场缝隙;二是充分运用鸿海集团的人才与资源,发挥以小搏大的槓桿效益;三是模仿 90 年代鸿海崛起的手法,靠着购併快速扩张。

今年 3 次购併  快速坐大

首先,拿工业电脑与传统笔电、手机市场来比较,过去笔电、手机订单量都是百万台起跳,生产厂商是鸿海、广达、和硕这种兆元级的企业;但工业电脑订单量则明显小很多,从最少的 1-2 台,到几千台、几万台都有,生产厂商则是中小型的工业电脑厂商。

不过,桦汉选择切入的市场,是客户年订单量大约落在 5 万至 20 万台规模的市场,这个市场毛利较低,需要很强的价格竞争力,产能、备货及交期等要求也比传统工业电脑高,桦汉拥有鸿海集团压低成本、快速出货的优势,正好在这个「大厂没兴趣、小厂做不来」的市场快速冲刺,攻下一席之地。

此外,充分运用鸿海集团的雄厚资源,更是桦汉异军突起的主因。由于桦汉已是郭董钦点的重点产业,加上这几年富士康因诺基亚、摩托罗拉等手机事业不振,SMT(表面贴装技术)产能空出一大堆,这些资源刚好提供给桦汉生产之用。因此,桦汉可以用很小的股本,不必做太多资本投资,只要利用鸿海庞大的产能资源,就可以快速接单生产,加上鸿海若在成本计算上稍微给点优惠,就可以让小股本的桦汉获利很漂亮,这项优势让桦汉大大加分,更让其他同业难望其项背。

最后,桦汉也充分体会,仅靠自己的成长速度太慢,一样要採取鸿海集团最厉害的购併策略。因此,如今桦汉的购併动能有如装了 Turbo 引擎,不断追赶超进度,10 月初宣布入股 S&T,已是桦汉今年来第三度发动的购併案,在此之前,年初桦汉已取得德国工业电脑大厂 Kontron 加拿大子公司 49% 股权,7 月初再宣布取得 AIS Cayman Technology Group 6 成股权,也让近几年购併策略较为保守谨慎的研华,也有芒刺在背的感觉。

一名鸿海集团的干部说,对集团内任何一个事业,郭董给所有主管的指示都一样,「只有 3 点,就是一要赢,二要快,三要省钱。」所以,接到同样指示的桦汉总经理朱复铨,除了本身要不断接大订单生产外,更与鸿海集团的购併律师与团队充分合作,加速海外购併的脚步与规模,才有机会实现 3 年内超越研华的目标。

面对鸿海集团的攻城略地甚至兵临城下,35 年前从台湾惠普离职创办研华的董事长刘克振、总经理何春盛,要如何抵挡「世界代工皇帝」的强力威胁?

其实,若仔细观察,研华与桦汉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公司,研华是经营 Advantech 品牌及通路的公司,从设立的第一年就开始赚钱至今,在全球 5 大洲都设有直接销售、服务及仓储等据点,尤其在欧洲与中国市场的布局,更已出现明显的品牌溢价,这种生意模式与桦汉的代工生产有很大不同。

若从毛利率来看,就可以看出双方有明显差距,研华都在 40% 以上,桦汉则只有 2 成多。因此,若以商业模式来看,研华与桦汉的差异,就像惠普与鸿海的差别,前者是经营品牌,后者是做代工,若以工业电脑中的 POS(端点销售系统)产业来对比,就像振桦与飞捷的对比,前者是做品牌与服务,后者则是纯 OEM 及 ODM。

工业电脑比拚  好戏上演

此外,国内工业电脑厂商规模一般都很小,但研华是第一个跨过 10 亿美元门槛的企业,早在 2013 年,研华就已是 ABC(A Billion Company)公司,也就是营收达 10 亿美元(超过新台币 300 亿元),由于生产规模大,研华在生产製造上也很早就进行完整的垂直整合,例如很早内部就设立机壳厂,从板子、沖压等都自己做,不像其他厂商如凌华、新汉等均须向外界採购,成本难以下降。

根据业者透露,同样一笔订单,研华的报价几乎等于其他同业的成本,但研华接单后仍有 4 成毛利率;此外,在客户竞争上,很多同业都会遇到研华,但研华去找客户时,不一定会碰到台湾同业,由此可见,研华不仅拥有经济规模与垂直整合效益,更可以从容地挑选优质客户以及利润高的订单。

近年来鸿海铁蹄踩踏全球,帝国盛世势不可当,如今桦汉挟鸿海之力来势汹汹,让所有人均深感威胁。而研华以 35 年建立工业电脑基业,至今源远流长,也绝非省油的灯。各拥特色与优势的桦汉与研华,未来 3 年的竞争肯定精采,值得大家好好看下去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延边DD真生活|传递正能量网站|了解健康饮食|网站地图 w88手机客户端_金苹果注册链接 518手机娱乐平台苹果下载_发条娱乐推广代理登录 新濠万利彩登录_澳门星际66 600w娱乐下载_bet9九州天下手机登录 欧宝体育客户端_bet9九州天下手机登录 多宝平台总代_辉煌娱乐国际APP 爱博体育登录网址_辉煌娱乐手机app 亿皇怎么注册_w600娱乐官网 新浦金手机娱乐_澳门代理网址 双胜娱乐官方网下载_手机游戏注册送分赢现金